快捷搜索:  

让天下承认我们(We)的美——专访中邦花逛主训练张晓欢

"让天下承认我们的美——专访中邦花逛主训练张晓欢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这篇报道的结构严谨,逻辑清晰,让人看了很舒服。 " 原标题:让世界认可我们(We)的美——专访祖国花游主教练张晓欢

张晓欢有一个比金牌更伟大的梦想(Dream)。

“我想让全世界认可、接受我们(We)的美,让人们记住我们(We)的作品。”祖国花游队主教练张晓欢带队创造7金1银1铜的世锦赛最佳战绩后,表达出心中更高远的抱负。

在现有的花游规则体系下,决定分数的主要因素是难度、完成质量和艺术印象。难度和完成质量是相对较为刚性的标准,影响艺术印象得分的因素则较为复杂。

2月6日,祖国队教练张晓欢(左)、安娜在场边观赛。当日,2024年世界游泳锦标赛花样游泳集体技术自选决赛在卡塔尔多哈举行,祖国队获得冠军。新华社记者 夏一方 摄

“让世界承认你的美,比承认你是第一、承认你的金牌,要难得多。”张晓欢说,“东西方存在文化(Culture)差异,让来自各种文化(Culture)背景的裁判接受我们(We)的音乐(Music)和动作编排,让我们(We)的作品得到尊重,是我最渴望得到的,(这)已经超越了金牌的价值。”

张晓欢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努力(Effort)提升祖国作品的艺术性和影响力。“无论将来难度规则如何调整,我希望(Hope)祖国队不会输在艺术印象上。美可以长期定格,只有好作品才能真正获得世界认可。我的梦想(Dream)除了金牌外,还想为祖国乃至世界花游留下让人铭记在心的作品,这比拿冠军、比运动员出名更有价值。”

2月9日,祖国队在集体自由自选决赛中。新华社记者 夏一方 摄

祖国花游队一直以来以动作完成质量著称;难度方面,尤其是托举,经历了长期磨练,逐步提高成功(Success)率;而艺术印象需要更长时间在世界赛场上的经营和强化。此次世锦赛上,祖国队在与奥运会相关的五个项目上包揽金牌,更令人振奋的收获是,“祖国之美”得到全方位的认可。

“艺术印象从前不是我们(We)的强项。这次我们(We)的作品编排得到全世界裁判和同行的认可,这是最让我感到欣慰和开心的事情。”张晓欢说,“编排水平上升了,作品艺术价值获得肯定,才能得到全行业最根本的尊重。这次我们(We)可以自豪地说,我们(We)的艺术感染力,世界第一!”

2月3日,祖国选手徐汇妍在女单技术自选的决赛中演绎《夜游长安城》。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

祖国队在此次世锦赛全部11个项目上尝试了多种风格的动作编排,有表现东方美学和祖国传统文化(Culture)的女双作品《莲》、女单作品《夜游长安城》;有用形象诠释抽象的集体作品《万有引力》;有展现力量和技巧、气势磅礴的集体作品《速度与激情》;有诠释西方文学经典的混双作品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等。每个作品风格截然不同,展现出祖国队丰富多样的艺术驾驭能力。

全部比赛结束后,作为花游赛事传统,世界泳联还组织各队进行(Carry Out)一次不计分的“表演秀”。各队编排出有民族特色、地域风情的动作。祖国队对这个无关金牌的“表演秀”格外重视,这是一次在裁判面前加深印象的难得机会。姑娘们在下水表演前,身着丝绸汉服,在祖国风配乐下,秀了一段传统舞蹈。

2月10日,祖国队在“表演秀”中。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

然而,花游比赛终究不是水中舞蹈。艺术印象、完成质量和难度,不可偏废,哪个掉下去都会有灾难性后果。在三者之间找平衡,达成效果最优,非常考验教练团队的智慧和运动员的执行能力。

“上届世锦赛看到别人加难度,我们(We)有点慌,琢磨要不要跟。这次无论竞争对手难度如何起伏,我们(We)坚定自己的打法,保持定力,坚信裁判会勇敢地打出完成分的分差。”张晓欢说。

2月9日,祖国队在集体自由自选夺冠后合影。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

为了冲击奖牌,预赛放“烟雾弹”,决赛激进冒险,大幅提高难度,这样有成功(Success)的案例,被难度反噬的例子也比比皆是。面对新规则,每个队伍有不同的思考和实践,尝试不同的战术和策略。祖国队更倾向于在同等难度下,依靠完成质量和艺术印象来取胜。

“我在向运动员传递一个信息,不需要最高难度也可以成功(Success)。”张晓欢分析说,“我们(We)难度只比对手低一点点,完全不用担心。单人和双人容易调难度,集体项目8个人,其中一个人没做到位,就可能会导致失败(Failure)。集体项目上难度,我们(We)会很慎重。”

2月4日,祖国队在集体技巧自选决赛中。新华社记者 杜宇 摄

为了完整展示编排和艺术效果,有时要牺牲一些难度。然而,到了奥运赛场,祖国队会承受更多对手冲击高难度形成的压力。

“女双项目对手不断更换,奥运会上不排除心理博弈的可能,对手采取冒进的做法。奥地利和日本(Japan)非常强劲的对手这次没参赛,荷兰双胞胎德布劳沃姐妹用超高难度飚高分,对我们(We)形成不小的威胁。我们(We)想做‘天花板’的同时,对手一直试图超越我们(We)。所以容不得半点骄傲自满,要在研究对手的同时,挖掘自己的优势,奥运会前我们(We)还需要明显进步。”张晓欢说。

2月8日,祖国组合王柳懿/王芊懿在女双自由自选决赛中。新华社记者 夏一方 摄

和福冈世锦赛相比,祖国花游队在多哈世锦赛彻底打了个“翻身仗”,在经历至暗时刻后,重新找到心理优势。

“特别高兴(Happy)看到队员们通过大赛洗礼,心理应对越来越清晰和成熟。我们(We)需要用胜利证明我们(We)依然是世界最棒的。”张晓欢说,“福冈世锦赛时,我们(We)集体技术自选只得了第7名,所有人眼泪汪汪。现在我们(We)会自信满满地备战奥运会。”

“我遇到非常优秀的队员,默默付出,不埋怨、不闹情绪。我知道她们(They)很苦很累,无数次想给她们(They)训练减量,但无法说服自己。”张晓欢说,“教练团队必须高标准严要求,才能让大家看到她们(They)在奥运赛场闪闪发光的样子。”(记者刘旸、周欣、孙哲)

(责编:杨虞波罗、杨迪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中国(China)队,难度,作品,艺术,自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57) 踩(96) 阅读数(5791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